平叔闲谭 微信公众号文章列表

《巴比伦河》,迪斯科年代的音乐记忆

136

《巴比伦河》,迪斯科年代的音乐记忆作者▏平叔还记得穿越我们青春岁月的迪斯科音乐旋风吗?以及那首几乎人人都会啍唱的《巴比伦河》?BytheriverofBabylonTherewesatdownYeahweweptWhenwerememberedZion……和声低吟,女声明亮富有弹性,字字踏准了明快奔放的节奏,不禁让人体内的血液随之沸腾,身体蠢蠢欲动。《Riv

秋冬三美

1243

秋冬三美作者▏平叔天天在闲谭谈吃的,有朋友在后台留言,让我给美食做个定义,来个概括。说两句可以,概括和定义倒谈不上。作为一个三四排厨子和非主流老饕,最多也就只能站在业余的边边上,谈点心得,聊点体会罢了。说多了,就有点冒皮皮的嫌疑了。我对美食的看法,简而言之,具备三点。第一,食材本味;第二、烹调技法;第三、食客运气。关于最后一点要多说两句。我一直认为美食是可遇

整一碗醪糟粉子荷包蛋!

142

整一碗醪糟粉子荷包蛋!作者▏平叔有事在外晃荡,无事宅家喝茶。昨日在家喝茶,待茶母子喝白,顺手拖过一本书混眼睛,恰好是王以培的《烟村》。《烟村》开篇第一章就有句“原封醪糟酩酩甜”。读着,就有些读不下去了,因为脑壳里面全是“醪糟”二字的影子在摇晃,弄得心咬肺咬的,恨不得立马就能整一碗热气腾腾的醪糟份子。让我惊喜的还有“酩酩甜”三个字,之前我一直是用“抿抿甜”的。

一个厂办主任的龙门阵

161

一个厂办主任的龙门阵作者▏袁诗成“当官难,难当官……”。这是武汉京剧院院长、名丑朱世慧主演《徐九经升官记》中的一句唱词。徐九经,一个小官,夹在王爷和国舅两个大官为争夺一个美女媳妇的矛盾冲突中间,既受气又为难的一个精彩感叹!俗话说:戏上有,世上有。笔者要说的官也很小,我退休前所在工厂的办公室主任。他姓童名飞,童主任。为什么有官的称谓呢?因为那时代的工厂也是有行

美妙的残羹

569

美妙的残羹作者▏平叔世上有许多菜系,世界范围内有中餐西餐;中餐又有八大菜系之分。这菜系一多,菜的种类固然就多,各种类型的都有。纵观菜肴的大千世界里,有些菜说是菜,却偏偏以汤取胜,比如鲫鲤鸡鸭牛羊猪之类,或清蒸或水炖,肉质细嫩,汤则更鲜美,是谓好汤品。还有另一种汤,是常见于公用食堂或快餐小食店的,大桶大勺,汪洋大海中飘荡着丝丝缕缕,虽然汤色惨淡凋零,却依然还是

秋日里的连锅子

1907

秋日里的连锅子作者▏平叔秋天的雨,雨丝细细不粗暴,却带着寒气,又可以下一整天,成都人喜欢吃,遇着冷雨绵绵的天气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去烫火锅,围炉而坐,既满足食欲,还气氛热烈。天寒的日子里,偶尔一顿火锅我也是可以的,但终究不能连着吃,我的肠胃情感脆弱,遇着似火的辣椒就只能撤退,稍一犹豫,那藏在深山幽处的菊花便苦不堪言。我其实是钟情于连锅子的,这是四川常见的一道家

烹饪原味是境界

447

烹饪原味是境界作者▏平叔作为一个喜欢捣鼓厨艺的川人,烹饪中最难以挣脱的,就是辣椒联手花椒对我造成的束缚。习惯的形成加从众的口味,始终保持麻辣的初心不改。但我以为,烹饪的至高境界,当是能保留一些食材的原味,否则食材的选择就没有特别的意义了。在这方面,粤菜较眼下的川菜似乎表现得要好的多。曾在《红楼梦》里看到一道菜,茄鲞。可以翻开红楼梦第四十一回【栊翠庵茶品梅花雪

我参加的几次人民南路集会

829

我参加的几次人民南路集会作者▏蒋少龙北京有个天安门,成都原来也有个“小天安门”,那就是皇城。皇城在“史无前例”的文化大革命中被拆除了,改建成“毛泽东思想万岁展览馆”,文革后改名四川科技馆至今。皇城原来是明朝时期的蜀王府,以南京故宫为蓝本,缩小规制而建。皇城正门面对现在的人民南路,当时是成都最宽的一条马路,故称为人民南路广场。改革开放以前成都市的重大活动集会,

逛东门市井,别忘了整一碗肥肠粉

1568

逛东门市井,别忘了整一碗肥肠粉作者▏平叔1一日,去东门市井喝茶,恰好遇着刘勇,就干脆扯把竹椅子归到一张桌子坐下,各自捧碗盖碗老三花埋头“啧啧”猛啖了几口,茉莉花香顿时在两个光脑壳上盘旋。刘勇,成都餐饮界名人,亦是东门市井掌门人,江湖人称刘三哥。有个现像很有趣,似乎喜欢美食的男人脑壳上的毛发都留不住,基本都是光头!比如眼前的刘三哥和我。和刘三哥海阔天空、天南海

我中小学时期的五位班主任

396

我中小学时期的五位班主任作者▏朱蓉华1由于历史的原因,这辈子只正正规规读了九年的书,初中毕业后就参加了工作。尽管在校时间不长,但校园的生活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记忆,除了同学之间那些有趣的事之外,我还常常回忆起与老师的交往,特别是几任班主任与我之间那些难忘的往事。1955年6岁多,我进入西府南街小学读书,学校在市第三人民医院斜对面的小街上。我接触到的第一任班主任

那年1976

1278

那年1976作者▏平叔今天是9月9日,阴天,有小雨。我一边喝着茶,一边随思绪回到了44年前的今天……那是1976年的9月9日,一个极不寻常的日子。就在这天,毛泽东主席逝世了。我一直认为,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,1976年都是值得我们大讲特讲的一年。这一年,哀乐不断地奏响,以至于我经常会情不自禁地哼出哀乐的音符。这一年,又是关系着中国未来走向的一年,也是中国在进入

古法之旱蒸回锅肉

167

古法之旱蒸回锅肉作者▏平叔不管川菜如何的“一菜一格、百菜百味”,或者火锅串串们如何的“红遍大江南北”,但让人无可否认的是,川菜代言者的角色早就被看似再普通不过的回锅肉给搂在怀里,换句话说,如今能扛起川菜舵把子大旗的非回锅肉莫属。不必质疑,如今走进这地球上的任何一家川菜馆,没有哪一家敢说自己炒不出回锅肉,对于一个敢打着川菜旗号的饭馆来说,它可以把回锅肉做得面目

啊,篮球!

1794

啊,篮球!作者▏袁诗成当代青年中,很多人都喜欢足球,而我们年轻的时候,最喜欢的体育运动却是篮球。乒乓球被誉为国球,什么“乒乓球外交”,什么“一个小球撬动了世界”……那都是当时官方的语言。在民间,也不知是何原因,最受老百姓喜爱的运动却是篮球。那年月,几乎每个单位都有自己的篮球场,哪怕是一个只有几十个人的小厂,地盘再小,也要建个精简版的只有一个篮球架的半场,供职

刻在古镇龙华的记忆

1633

刻在古镇龙华的记忆作者▏申玉琢阳春三月,需要找个地方来晒一晒我那蜗居了一冬的心灵。这个地方不能太远,远了,时间不够;也不能太近,太近,则不能尽兴。还要有足够的山容水态,以及让人回味的古意翩然。龙华古镇就是这样被我选中的。它深藏在四川屏山县大、小龙溪的汇流处,距新县城65公里,负山襟水、是一个古风颇具的小镇。迄至目前,古镇有实物可考的年代,可上溯至西汉,载进史

缠绵的鱼头与豆腐

1513

缠绵的鱼头与豆腐作者▏平叔今日开篇,必须得念叨一句,阿弥陀佛……善哉,善哉!在古代,被推出午门斩首是件相当残忍的事,更可悲的是,这样的凶残的事直到现在依然还在继续着……尽管是发生在鱼的身上。每次想吃沸腾鱼,我都会去市场找熟悉的鱼贩子买花鲢鱼,顺便让他把鱼片给打好,于是残酷的一幕就会出现……眼前的鱼贩子瞬间变成刀斧手,甚至来不及眨眼,一颗花鲢鱼鱼头就滚落案板一

家住新开寺(一)

631

家住新开寺(一)作者▏呆子配图与文无关是成都人,你也许知道新开寺街,玉泉街,双眼井。但是你未必晓得井冈山电影院、向阳小学!即便你也晓得这些,你是否知道啥子是“反标”?啥子叫“人保组”?“红小兵”又是啷门回事?还有"三合土",“亮瓦”,“脚茧皮”,“自来水菲菲儿”……这些东西,是暴露年龄的名词,也是有好多年深的历史了,有点明明堂,喝口茶,慢慢摆!1969年3月

天涯石南街小学忆旧

275

天涯石南街小学忆旧作者▏蒋少龙天涯石南街是原成都市东城区(现锦江区)的一条小街,因“天涯石”而闻名。顾名思义,天涯石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石头。这块石头还真有,就在原天涯石南街小学校门右边一所居民住宅内。据说天涯石的街名就是这么来的。天涯石的来历是母亲告诉我的,她说那块天涯石就在学校旁边的屋子里,那时学校的音乐老师张芝芬住在里面。天涯石南街小学是我的母校,我19

童年知味

25

童年知味作者▏华章相思,犹如猫爪抓心,思乡,就是全部味蕾的饥饿呐喊,尤其是像我这种来自美食之乡的好吃嘴。所以每次回川,被岷江水一浇灌,被暖烘烘的太阳一温暖,整个人就滋润起来、全身细胞都活泛了,循到海椒味、花椒味就遍街找美食了。生于六十年代,父亲居成都,母亲在新都,舅舅家在农村,小时候的我常常川梭于城里和乡坝头。天府之国确实名符其实,物产丰富,田间地头都是美食

大坨大坨的红烧肉

645

大坨大坨的红烧肉作者▏平叔一直喜欢拈长相旺式的肥嘎嘎,比如炖蹄花,比如东坡肘子,又比如姿色更美丽的红烧肉。红烧肉要吃得鲜美,所谓鲜美就是刚出锅的红烧肉,这个时候的红烧肉是明亮的红,诱人的色,冲脑的香,也就是它颜值最高的时候。把鲜美的红烧肉装进一个青花瓷大碗里,用筷子轻轻夹起一坨,于是它的肉身忍不住颤颤巍巍开始跳动,这个时候你手上的力度要拿捏恰当,千万别让它飞

成都老南门的三条巷子

830

成都老南门的三条巷子作者▏姚锡伦有些街,明明有正二八经的街名,可在穿城九里三的老成都,市民们都习惯地将其呼之为“某巷子”,我想这应该算作是成都人之所以叫成都人的一种注脚吧!像这类巷子在成都老南门城内就有三条:从老南门大桥(即万里桥)入城,依次倒右手,第一条街金字街呼为“南门一巷子”;第二条街东桂街呼为“南门二巷子”;第三条街纯化街呼为“南门三巷子”。从光绪五

泥鳅钻豆腐

4

泥鳅钻豆腐作者▏平叔中国菜常常以名来勾引人,于是花哨,于是历史,于是触景生情,于是让人口水滴答……有一道叫“草船借箭”的菜(其实就是泥鳅钻豆腐),不知诸谭友有无品鉴过?从菜市场收拾一大块豆腐回家,在和许多的小泥鳅一起入进锅,水煮,水温逐渐升高,泥鳅们就纷纷在豆腐身体上打洞,纷纷钻进豆腐的“温柔乡”躲清凉。然而,命运并不因其逃避而有所改变,待它再想要另寻出路时

江上鱼杂鲜

742

江上鱼杂鲜作者▏平叔那年,深秋的江面,雾霭沉沉。远处,偶尔几声寒鸦的叫声,滑过江面,慢慢沉浸到那片冷江下面。我抖抖身上的蓑衣,抱着一捆干芦苇,跟着船老大钻出船篷。刚打的鱼,已悄悄被人开肠破肚,血咕淋荡的,已然鱼是鱼,脏是脏。你爱吃泡椒鱼杂吗?船老大低声问。我默然点头。我其实是吃过鱼杂的,只是不在这条江上。第一次吃这道菜时,立刻被她的酸、辣、鲜、香征服了,一大

春天的韭菜,加油!

春天的韭菜,加油!

1166

春天的韭菜,加油!作者▏平叔朋友说我是有几分江湖豪气的人,我不承认,主要是不好意思承认。我要真的有哪怕一丝的江湖豪气,早就拿块豆腐把自己给拍死了!可我至今还在喘气,苟且的喘气。我苟且是因为我眷念人间,过惯了人间生活的我,内心是不愿轻易舍去吃喝拉撒睡的混沌日子的,这样的日子不值得太骄傲,但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继续活着。能继续活着肯定是不会错的,我们不是经常如此自

吃食,从野味谈起……

吃食,从野味谈起……

1249

吃食,从野味谈起……作者▏平叔昨天欲推文4篇,不料竟无一得以通过,只好作罢。(不建议投与疫情有关的稿件)关掉电脑,一旁思忖良久,还是草就吃食文一篇,想必这样的文字,应该是可以和大家见面的。尽管新冠病毒的来龙去脉尚未探究清楚,但蝙蝠穿山甲果子狸等已经是臭名昭著,恐难再有堂堂正正登上餐桌的机会了。我是一向反对吃这些野味的,就像我历来对奇装异服不敢附庸风雅一样。不

闲谭 ▏地震,一场成都人的午夜喜剧

闲谭 ▏地震,一场成都人的午夜喜剧

611

地震,一场成都人的午夜喜剧作者▏平叔四肢麻木,饱食终日,磨磨蹭蹭,混到午夜。我以为这天就这样平淡的结束了。没想到半夜三更还有让人安逸的东西出现。也许是因为20200202这天本身就特殊。1先是惊魂,午夜惊魂。我洗漱完毕看了看时间,零点。待我刚躺上床,身子刚刚躺平,一股突如其来的外力又把我抽来翻起……,此时床,灯,还有屋里的其它陈设开始抖动起来,窗外的警报声大